【江南】忽而,那么想(散文)

记不清上次是什么时刻上去的,今儿上去,竟然有一种感到不想下来看着逐步变黄的青绿,心好惆怅,太愁人了,没有什么比一程风景的流逝来的楸心好歹是爱好秋日的,那些纠结啊也一晃而过

很小的时刻,我不知道它叫桂花,以为花都只是长在盆里,也不知道桂花还可以长成枝叶闹热的树木那个时刻也感觉它们喷鼻味太过放肆,不敢靠近,怕沾惹了妖气一样平常太过浓郁的器械我都不怎么爱好,就像情感,浓了怕离散,淡了怕疏远

忽而的,那么想,那么想,想那个桂喷鼻幽浓了

就在那条冷巷深处,我迷掉了,我仿若穿越了韶光,那清幽的古朴喷鼻,似一条无形的彩带,萦绕纠缠得呼吸喘息,像梦境,带着梦幻的迷离,那么饱满,那么充足,似乎填满了全部心房意境浓得过柏丽飞乐瀑分,我不停往深处走,像似有人牵着我的手,想要穿越

窄窄的冷巷,深寂悠长,两边的墙壁淡得掉去了尘味忽而,我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那个丁喷鼻般的姑娘,可惜我撑着的不是油纸伞,也不是那结着愁怨的姑娘,我只想逢一段老去的韶光,在心上,在影象深处,不让灵魂走样

是秋日来了的缘故原由吗?

雪小禅说,桂喷鼻是妖,即就是你不爱好这种喷鼻味,但只要你见到它,闻到这种味道,你就中毒了,想躲也就躲不开了就像爱情,一旦染上那份毒药,你躲在哪里,它都邑在时间的裂缝里,随时跳出来萦绕纠缠到你没有呼吸

忽而的,无比怀旧

风动,桂花喷鼻,真的很喷鼻吗?

那天,天很阴,只有零星细雨,我穿过深寂的小路,进入一条狭窄的巷口,忽而一眼好优丽雅特认识,倍雅云石那墙壁,那青灰,那古朴的味,就像多年前我来过这里是的,我来过,大概在梦里,那味儿那么重,似影象里见过

窗外的雨,滴答滴答地下着,有屋檐低语的穿刺,有秋雨敲窗的微凉,有雨落心里的阵阵感伤好久了,没有静下来听雨,而此时是那么想,那声音靠近灵魂,带着诱惑的空灵我爱好这种声音,只管有一点凉

风,轻轻的,那么柔,喷鼻味越来越近,直入心肺《风动桂花喷鼻》便是这个名字,我记起了雪小禅的这篇散文“是什么在动?是风在动风吹着桂花,扑入心,扑入面——可真喷鼻喷鼻得浓烈,又喷鼻得空灵,这是八月,我走在桂树下,似走在前世”便是这种意境,我想起来了,想起她笔下的风动桂花喷鼻,真的很喷鼻

那一日,我走在桂树下,就欢宴四合一像我又走回了前奥博莱世,有你,有我……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shengyuntech.com/gdj/10.html